换帅的CBA,戴上了工资帽

时间:2020-09-08 06:11   来源:

「工资帽」制度的背后,远不只是限制工资这么简单。一个更加完整合理的薪资体系,将帮助球队、球员与联盟多方受益。

文 / 刘金涛

编辑 / 殷豪男

9月7日,CBA公司发布公告,张雄担任CBA联盟首席执行官,全面负责CBA联盟的日常运营管理。这也是CBA2.0时代的又一大历史事件。

自2017年CBA联盟成立之初,张雄便担任竞赛部总经理,2019年后担任赛事运营总裁。这位出生于1963年的上海篮球人,职业生涯见证者中国篮球的成长。1985年至2003年期间,张雄在人民体育出版社、中国体育报业总社工作,曾任《篮球》杂志执行主编。

2003年后张雄加入篮管中心,陆续担任中国男篮领队、联赛办公室主任、CBA联赛委员会秘书长、篮管中心竞赛部主任等职务,专业履历丰富,让他深得中国篮球圈敬重。

CBA联盟董事会也提到了这点:「张雄先生多年从事篮球行业管理工作,在CBA联赛职业化和市场化运营中扮演重要角色并发挥了积极作用,具有较全面的组织协调能力和领导力,与各方面均保持良好关系。」

能够协调俱乐部利益,稳定内部关系,团结20支俱乐部力量,这也是张雄被寄予厚望的原因之一。

与此同时,经历了疫情的震荡和王大为离任之后,即将开赛的CBA也迫切需要一位老将坐镇,稳定联赛内外矛盾,稳步推进2.0计划。

而在一个意义非凡的赛季结束后,CBA改革,也被推上了新的历史阶段。

01

构建完整的薪资体系,严打阴阳合同

上个月底,CBA官方发布了一份长达238页的《2020-2021赛季CBA联赛球员注册、报名管理规定》(以下简称《规定》),对下赛季球员注册、薪资体系、外援以及球员流动等联赛各项事宜,制度了众多新的规章。

其中,最被球迷注意的,自然是联赛「工资帽」——这也是25个赛季以来,CBA历史上首次推出关于限制联赛薪资的相应规章。

「工资帽」自然是薪资体系的一部分,而在这背后,也有着CBA联盟公司的整体思考。这势必将对未来中国篮球的发展,产生深远影响。

作为薪资体系中最核心的一部分,「工资帽」正是解决近几年来不断爆发的俱乐部亏损问题的优良方案。在一定程度上,「工资帽」能够帮助俱乐部杜绝「买买买」的非理性投资行为,并保障联赛走上长久平稳的发展方向。

实际上,自2009年的「限薪令」开始,CBA联赛便一直在与球队盈亏问题上进行改革。

当时,篮协规定,各队的工资总额,不得超过上年度该俱乐部收入总额的55%,并且将本土球员的薪资划分为四个体系,但顶薪仅有100万元。如今,顶薪的数字变成了800万,我们可以看看它是怎么来的。

在《规定》中,自下赛季开始的CBA将实行工资帽制度,其中基准值为3200万元,缓冲值为1200万元,顶薪球员为25%也就是800万元,球队硬工资帽的上限便是4400万元,「穷鬼线」则被定在了2000万元上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,球员最多只有800万的收入,《规定》中还特别将赢球奖金进行了标注。如图所示,P指国内球员赛季整体绩效工资限额,含各俱乐部国内球员球队 名次奖、个人名次奖。而外援的合同和奖金,也一并算入外援工资帽中,最高为700万美元。

为了打压阴阳合同,《规定》还指出:除了《聘用合同》以外,俱乐部(包括CBA联盟认定的利益相关方)与球员(包括CBA联盟认定的利益相关方)之间以书面或口头形式达成的契约。换句话说,俱乐部给球员亲属安排职位等内部小动作,今后也都要更加小心谨慎了。

与此同时,《2020版合同》将球员分成了五个类别共六种合同,分别为:新秀合同(A1类自行培养球员、A2类选秀球员)、保护合同(B 类)、常规合同(C 类)、顶薪合同 (D 类)、老将合同(E 类)。更清晰的合同签约方式,也会让CBA球员的流动不断加速,无论是球员租借、转会还是交易,都有清晰的处理方式。

02

球员流动加速,合同更明晰

近几日,CBA频繁公布着自由球员的名单,球员的流动性增加,带来了活跃的转会市场,这无疑是市场化的标志。与此同时,运动员伤病也有了保险的保障,不仅能减轻俱乐部压力,保护球员权益,也避免了「带伤上场」一类的场下纠纷。

以孙悦为例。2002年,17岁的天才少年孙悦被北京奥神揽入麾下,但征战了CBA两个赛季后,球队因拒绝将孙悦交给篮协,而遭遇禁赛1年的处罚。

2005年,奥神离开CBA从而转战ABA联赛。可因为合同时间较长,孙悦始终难以回归CBA。

效力于北控男篮的孙悦

如果按照现在的《规定》,自行培养球员注册当年为 21 岁及以下,根据首次注册年龄,最多可签署 4 年,最少可签署1年。合同到期后,原俱乐部享有该球员的独家签约权。签约权还可用于交易。

但在当时,半职业联赛ABA很难给孙悦带来足够的历练,毕竟22岁的他就足以入选全明星并进入第一阵容,北京奥运会上的出色表现也十分抢眼,获得湖人队的认可,更是其天赋的证明。

可这么好的天赋,在孙悦离开NBA后,却未在CBA如预期般长久绽放。

2013年9月,55岁的李苏因心肌梗塞骤然身故,孙悦才得以租借的形式回到了这片熟悉的赛场,而他带来的,则是一个4年3冠的北京王朝。但这样的好日子,却没有伴随着冠军持续下去。2017年,首钢队宣布孙悦赛季报销,在康复后本以为他可以迎来人生第二春,但首钢队却因不适合球队等理由,而没有为其注册。根据坊间传闻,那两个赛季,孙悦的工资仍高达1400万元。

下赛季开始CBA的买断费情况

与此同时,由于孙悦未满34岁,其他球队如果想要吸纳,需支付一年平均工资的培养费,这无疑是一笔不小的压力。最终,首钢队和孙悦都付出了巨大损失,联赛流失了优秀即战力,多个赛季无球可打的孙悦也状态大减,造成了各方皆输的局面。

如今,保险的存在减轻了双方的压力。《规定》表明,凡是签署《标准合同》的球员,均享受CBA联赛职业球员合同保障险,且在合同保障险出险期间,球员获赔的基本工资、赢球奖金不计入4400万的工资帽和赢球帽。

的确,如今我们互换一个职业化的球员签约市场,虽然并不会与球迷熟悉的NBA那般因地制宜且充分细致,但依然有解决之道。

03

800万顶薪,真的少吗?

而关于「工资帽」,人们最关心并讨论着的,还是关于工资上限的问题:顶薪球员税后到手也仅有一年440万元人民币,是不是太少了?

的确,由于CBA并不像NBA,劳资谈判的过程,由球员组成的工会、老板以及联盟三方进行。但与NBA一样的是,CBA工资帽的高低,要取决于联赛整体的收入水平。

对比NBA背后成熟且强大校园体育教育,优秀篮球运动员的「批量生产线」,在国内还属于稀缺产品。大部分球员的成长路径,依靠的还是俱乐部培养、体育局青训等方式。因此,相比较球员待遇,这份《规定》更侧重选材育苗土壤的培育,亦无可厚非。

目前,顶薪的天花板的确并不算高,但这个数字后续会随着联赛收入而水涨船高。

以新三板挂牌的江苏同曦队为例,8月25日,同曦篮球公布2020年半年度财报,由于疫情原因,球队广告冠名费减少了850万元,CBA联赛分红减少了1444万元,仅有1000万元,而这占据了99.3%的营业收入。

9月4日,南京同曦与球员杨皓喆、刘子琪、刘育辰、万圣伟、郭凯伦、黄世乾和赵天熠完成签约

再来看看球队去年的财报情况:3220万元的联赛分红占据总收入的55.6%,母公司的广告收入为1528万元,球票与零售收入为372万元,此外培训收入有372万元 ,总体盈利1397万元,球员支出为4396万元,其中包括4名大外援,比2018年增加3235万元。

两分财报对比便可看出,CBA球队还远没有到依赖广告、球迷以及销售收入支撑成本的地步,大部分还是来自CBA联赛分成和母公司注资的方式。

另一个鲜明的案例,则是2017-18赛季山东男篮投入1.2亿元,但在赛季结束后出售球队时,最终的资产评估价竟然只有231.61万元。

延伸阅:《

可以说,在如今我们的体育市场和群众基础上,投资运营一个CBA俱乐部,还远不能称之为一门好生意。CBA公司设定薪资体系并且向球队倾斜,也是为了联赛发展的长久之计。

不过,「节流」之后,仍需「开源」。

4月份,CBA与中国移动签下的合同金额最多可以达到40亿元,这是来自市场最好的认可。此外,今夏CBA仍面临着赞助招商和版权续约等问题,最终的指向,仍然是对联赛整体运营能力的挑战。

因此,对于联盟来说,只有不断俘获球迷与大众的认可,促进体育相关消费,并通过「工资帽」等制度稳定俱乐部财政的投入与支出,CBA球队才会逐渐成为赚钱的好生意,球员薪资也自然会不断升高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热门新闻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